long8:半年报将计入巨额期货损失?“宁王”日内“V反”之际北向资金却狂卖公司最新回应来了对于投资圈内传闻的宁德时代300750)半年报将计入巨额期货损失,公司盘后对媒体回应称,

  根据宁德时代财报,一季度现金流量套期储备为-11.78亿元;其他综合收益为-15.63亿元,该数值超过了一季度14.93亿元的净利。

  在4月底的电话会议中,宁德时代总监郑舒曾回应“套期保值亏损”传闻,称公司一直对电池上游所需的金属产品在一定范围内做套保安排,相关期货端的开仓,均有明确的现货端相匹配,即套期保值的数量在现货需求的范围内。5月公司在投资者活动称,为防范原材料价格大幅波动风险,公司对镍等相关产品开展套期保值业务。

  在上游涨价“压制”和Q1业绩“阴影”下,宁德时代Q2业绩表现或成隐忧,传闻Q2业绩低于预期值的消息不胫而走。据媒体报道,有业内分析人士预判宁德时代市场中性预期Q2净利为35亿元左右。

  今年一季度,宁德时代迟迟交出实现14.93亿元净利的“答卷”,冲破市场预期底线(此前市场预期曾一度从50亿元下调至30多亿元)。主要因锂盐价格上涨难以及时传导而导致净利润低于预期。

  国信证券王蔚祺在5月30日研报表示,Q2镍钴价格持续下行,锂盐价格暂稳,带动正极材料价格下跌;六氟磷酸锂环比持续走低,电解液由此快速回落;PVDF及PP/PE价格上涨影响,隔膜价格略有上涨;电池企业综合成本小幅下降。

  国金证券陈传红认为,Q1是宁德时代经营压力最大时刻,由于金属计价补偿机制,电池企业定价转变为“上季度成本+加工费”。Q2开始,电池环节的金属计价成本是Q1均价40-50万元的碳酸锂,考虑到Q2碳酸锂价格稳定,预计包括公司在内的电池厂Q2毛利率都有望恢复。

  值得注意的是,原材料涨价压力的主要“矛头”碳酸锂价格近期有抬升之势。此前已连续三周出现上涨,截至6月6日,国产电池级碳酸锂现货价格报45.4-47.3万元/吨,均价报46.35万元/吨。

  对于碳酸锂的涨价,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曾表示,“没想到碳酸锂能从3万涨到50万,如果还是维持50万元,肯定加快(锂矿)开发进度,把碳酸锂搞出来”。根据此前财联社报道,宁德时代近期取得探矿权的枧下窝矿区,折合碳酸锂当量约657万吨。

  开发锂矿之外,曾毓群称子公司邦普的电池回收,锂已经达到91%的回收率,镍和钴到了99.6%。长期看,电动车渗透率到80%-90%,通过回收电池已经能将资源“搞定”,公司中期的替代方案是开发钠电池、无钴电池等。

  中信证券袁健聪5月23日在研报中指出,考虑原材料价格上涨,公司盈利能力阶段性承压,调整2022年归母净利润预测为237亿元(原预测为280亿元),维持2023/24年归母净利润预测分别为398/544亿元。

  在下游端,宁德时代则面临着市场劲敌和份额下滑。根据2022年4月动力电池月度数据,在磷酸铁锂动力电池装车量的排名中,4月份比亚迪以装车量4.19GWh,占比47.14%,反超宁德时代成为第一名。

  宁德时代排名第二,磷酸铁锂电池装车量为3.05GWh,占比34.29%。而在3月份,宁德时代的磷酸铁锂电池装车量高达7.02GWh,比亚迪002594)则是3.98GWh。

  此外,近日特斯拉和比亚迪“官宣”成好友,比亚迪集团执行副总裁廉玉波对媒体表示,比亚迪将为特斯拉提供电池产品。此前,在国内宁德时代凭借磷酸铁锂电池订单在对特斯拉的供应中占大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