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g8:焦点腾讯幻核上线一年后停售 数字藏品市场遇冷?8月16日,腾讯方面宣布,旗下的NFT(Non-Fungible Tokens,即“非同质化代币”)交易软件幻核正式停售数字藏品发行,同时宣称所有通过其平台购买过数字藏品的用户可自行选择继续持有或发起退款申请。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幻核最近一次更新数据便是7月8日的郎世宁数字特展,之后陷入停滞状态。

  2021年8月2日,幻核正式上线APP,首拨商品为内地著名访谈节目《十三邀》的数码艺术收藏品,限量300件。每件定价18元,上线秒即售罄。

  在运营前期,幻核所发行的藏品几乎都是秒光,但自今年6月开始,幻核上多款数字藏品售卖一改往日的盛况,售罄的情况不再,并且提前购的用户也从5万人降至3万人。

  不仅如此,除了订购用户减少、价格下跌,幻核发布的数字藏品也曾让自己陷入舆论旋涡。

  2022年5月30日,幻核发布了8款徐悲鸿数字墨马藏品,每款藏品限量3620张,发行总量28960份,其中160份作为活动使用,剩余28800份公开发售。

  但次日,幻核被指未获授权发行徐悲鸿数字藏品。在此之后,幻核鲜有更新数字藏品。最近一次更新定格在7月8日限时发售的“郎世宁的中国印记:《枝从鸟栖》数字特展”数字藏品,共10份画作。

  就在沉寂了一个月后,腾讯公告表示,所有通过该平台购买或领取过数字藏品的用户,仍可通过“幻核APP—我的”页面进行查询、展示、下载、分享,藏品哈希值(可以理解为特定文件的身份证,由机器根据特定算法得出的一段唯一的数值)、详情信息及体验不受影响。所有通过该平台购买过数字藏品的用户,如希望退款,可将幻核APP更新至最新版本。通过“幻核APP—我的—申请退款”里的订单记录,发起退款申请。

  《数字藏品应用参考》显示,截至2022年7月上旬,国内数字藏品平台数量已超过700家。今年1月到4月,国内数字藏品的每日发行额从100万元左右,迅速膨胀到了约1330万元,规模增长超数十倍。陀螺研究院发布的《数字藏品应用发展报告》预测,我国数字藏品交易市场将在2~3年间达到500亿到800亿元。

  幻核退出数字藏品市场,也令业内外一片哗然,关于数字藏品的讨论也更加激烈。

  全联并购公会信用管理委员会专家安光勇对记者表示,作为一种技术和商业模式,数字藏品是有一定价值的。但对于目前很多应用场景来说,泡沫的成分更多一些。而这种现象与之前的大数据、人工智能、虚拟货币等新概念的炒作过程是类似的。不少人是冲着风口和概念的初期,进行盲目的投资。因此也出现很多数字藏品价格暴跌的现象。

  中国文化管理协会乡村振兴建设委员会副秘书长、数字化领域专家袁帅则认为,目前数字藏品市场虽然火爆,但鱼龙混杂,投机炒作之风盛行,虽然众多企业纷纷发声进军数字藏品市场,但似乎想明白了“怎么用、如何用”的寥寥无几。另外特别重要的一点,就是当下数字藏品市场的法律法规体系基本还是空白,如果数字藏品行业领域不受监管,则有较大可能沦为资本洗钱、企业逃税等违法犯罪活动的工具,这为投机者提供了滋生的土壤,是不容忽视的一大弊端。

  安光勇认为:“尽管数字藏品领域的相关法律制度尚不成熟,相关技术还没有完善,而且也存在一些水分,对于大型企业来说,还是有必要对于未来的一些技术和商业模式进行提前布局。这更多的是从大型企业的战略层面考虑的行为,是需要考虑到企业的产品portfolio(投资组合)做出的综合判断。”

  与此同时,安光勇强调,对于新生事物,尤其是在其初期,混乱的局面是不可避免的,从监管等角度来说,更重要的还是需要有一个包容的态度,让新生事物具有生存和进步的空间。在合理的范围内,依然需要更多的包容。(来源:中国经营报 记者 秦枭 北京报道 新社汇·全媒体矩阵转载发布 )

  中国文化管理协会乡村振兴建设委员会副秘书长、数字化领域专家袁帅表示,圈内有个说法叫做万物皆可NFT化,最突出的代表便是数字藏品。数字藏品是运用区块链技术,对应特定的作品、艺术品生成的唯一数字凭证,在保护其数字版权的基础上,实现真实可信的数字化发行、购买、收藏和使用。

  受“元宇宙”概念影响,数字藏品正掀在‬起一股热潮,国内最早布局数字藏品的就是阿里巴巴,如今B站,腾讯、阿里和京东等互联网巨头均已开始布局NFT,并推出了相关平台。在互联网科技厂商争相上车数字藏品领域的同时,传统产业同样在积极布局数字藏品领域。早前,《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藏品服务技术框架》国际标准项目成功获得立项,该项目由腾讯牵头,联合蚂蚁集团、信通院、北京邮电大学、之江实验室等产学研机构共同提出,并在国际电信联盟(ITU)相关会议上获得立项通过。随着标准的建立,更多围绕着数字藏品的商业模式正在逐渐被广泛接纳中。伴随着数字藏品市场的产品越来越多,数字藏品正在被更多国内传统的企业和知名IP所接受,数字藏品与IP的联合探索出了新的商业模式,市场呼声此起彼伏,数字藏品正在为为各行各业带来新的市场营销解决方案。数字藏品将带动优质IP的价值重估,引领数字潮玩风,数字藏品可以锚定虚拟资产的价值,有助于推动内容资产价值的重估。企业如果用好数字藏品这张牌是能够帮助品牌拓展新的营销空间,同时也能以最新的互动方式影响消费者的认知。

  个人观点,我相信未来会有更多的数字藏品诞生,同时也会有更多的人接受数字藏品,并参与到一些基于数字藏品的商业活动中,这也意味着在未来,数字藏品将会是大家习以为常的一件商品,或者说是一种社交货币,数字藏品的各类玩法也将会变成营销方式的新潮流。但是,不得不说的是目前数字藏品市场虽然火爆,但鱼龙混杂,投机炒作之风盛行,虽然众多企业纷纷发声布局进军数字藏品市场,但似乎想明白了“怎么用、如何用”的寥寥无几,另外特别重要的一点就是当下数字藏品市场的法律法规体系还很空白,如果数字藏品行业领域不受监管,则有很大可能沦为资本洗钱、企业逃税等违法犯罪活动的工具,这为投机者提供了滋生的土壤,是不容忽视的一大弊端,此前,阿里、腾讯、京东等主要玩家联合发布了国内首个数字文创自律公约,专门提及数字藏品的合规问题。公约提出,要坚决抵制任何形式的以数字文创作品为噱头、实质发行和炒作虚拟货币的行为;数字文创作品的发行和交易不得以虚拟货币结算。在此也呼吁有关部门应该尽快重视起来,研判技术趋势,让监管和风控跟上技术的发展。

  当下数字藏品市场的法律法规体系还很空白,如果数字藏品行业不受监管,则有很大可能沦为资本洗钱、企业逃税等违法犯罪活动的工具。如果数字藏品行业领域不受监管,这将为投机者提供了滋生的土壤,便会不断出现各类的不良现象,在这里也借此呼吁有关部门尽快重视起来,研判技术趋势,保障消费者权益,维持市场经济的稳定正向健康发展。

  目前数字藏品市场虽然火爆,但鱼龙混杂,投机炒作之风盛行,而且目前的数字藏品市场上,大多数的入局者是来自区块链数字货币的早先玩家,在逃避和躲避我国法规监管下,“披上外衣”换层说法继续干着“老本行”。

  数字藏品有四个特点:数字化:藏品在公链拥有独一无二的标识,可以保护消费者的权益。

  稀缺性:每一款藏品的发行都是限量的,这也可以保障其稀缺性,毕竟常话说物以稀为贵。

  科技技术在进步,作为第一生产力,科技的发展必然推动市场经济的变革和创新。数字藏品作为一种新型的文创商品形态,也带动了其商业化,我们不能否定数字藏品的经济价值和文化价值,从我个人的观点也是相信未来会有更多的数字藏品诞生,同时也会有更多的人接受数字藏品,并参与到一些基于数字藏品的商业活动中,数字藏品的各类玩法也将会变成营销方式的新潮流。

  市场的发展,从无序到有序,从混乱到稳定,是必然有一个过程,这是事物发展的规律,在这个过程中,我认为

  【1】企业应该恪守经营基本准则,保持基本的商业道德底线】而更为重要的是消费者应该要杜绝侥幸心理,要提升认知,强化自身的防护意识,如入局,便要谨慎选择,保证自己数字藏品的安全性,防患于未然,做好:

  1)在存放收藏品时,不应把收藏品全部放在一个钱包中,分散来放是最能提高防盗安全性的方法;

  3)注意分辨真假,关注官方信息。如果遇到怀疑不确定邮件,一定要和通过官方渠道联系确认;

  【3】相关的部门要承担起宣传教育的责任,强化对大众的认知教育,构建起相关的渠道,宣传好典型的事件,建立起法律维权和保护机制,让大众对新兴事物和商业得以有官方渠道了解和咨询,尽最大的努力降低“被割韭菜”的风险。

  袁帅,会展业信息化、数字化领域专家。PMP项目管理师,数据分析师(高级),全网百万级粉丝自媒体矩阵实操运营者。现任中国文化管理协会乡村振兴建设委员会(简称:乡村振兴建设委)副秘书长,中关村物联网数字乡村振兴研修院执行院长,中关村物联网产业联盟融媒体中心执行主任,北京中物汇成工程技术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百城千企”智播基地副主任,翼园(聊城)中小企业总部基地高级顾问,新社汇联合创始人,首牛(北京)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 天津镡源科技有限公司高级合伙人,静花缘系列精品民宿互联网线上运营。乡村振兴电商直播“新农人”培育计划组织者之一,3D互联网数字官网(3D立体官网)服务理念发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