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g8:让我跟着刘畊宏练下去的是他老婆的“痛苦面具”伴随着混杂着台湾腔和东北味的碎碎念,几个动作看着简单,完整跟下来是很要命的。

  不过,相比于刘畊宏「健身就能改变人生,让你也能像其他人一样发朋友圈」的鸡血宣言,对正能量过敏的我,觉得直播间里最大的看点是他旁边的 vivi 姐(王婉霏)。

  大部分时候,王婉霏都一边跟练,一边强行微笑:「腿有点酸哦」。时不时礼貌抱怨:「累累累」!

  偶尔动作划水、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也被很多人说「代入感极强,仿佛看到了自己」。

  她大声回复表示介意:我一点也不胖!不要再说了,你们关掉直播就走了,我等下还要被加练。

  就算是苗条的环球小姐也讨厌运动的事实,不亚于知道「面对一种全面糟糕的处境,再顶级的心理专家也会崩溃」所带来的安慰。

  人狠没有话的帕姐,常常唤起我「技不如人」的羞耻感。只有弹幕里的姐妹们和我惺惺相惜,说放弃就放弃。

  她作为一个健身大 V,热爱锻炼,也很专业,但和众多运动博主一样,身体形态不可避免地受到社会期望的裹挟。一旦不完美,「职业信誉」就会遭到损害,甚至嘲笑。

  在许多想要依靠运动来获得好身材的人心中,都存在一个严苛的「理想自我」和完美「身体意向(body image)」。

  实际自我(Actual self):我们实际的身体及心理状态,也是我们的现状

  「我的胳膊很松」「肚子有赘肉」「腿好粗」「天呐,这件衬衫穿在我身上好像别人的奶奶」……《魅力》杂志的一项研究发现,97% 的女性每天都「残忍地对待自己的身体」。

  她们那个内化的「严苛的理想自我」对自己身体的评价无孔不入:「你很懒」「为什么不能坚持节食?」「你不能解决心理问题然后瘦下来吗」,然后将痛苦归咎于她们自己。

  我就是一个「很有毛病」的人。上瑜伽课的时候,我需要没有镜子的房间。以及,我不能像很多其他人那样,穿着运动背心+leggings 去上课。

  因为在他人面前暴露身体会引发核心羞耻感。这是非常可怕的体验,甚至可能引发僵直反应(哪怕只有自己看到也不行)。

  虽然心中那个女性主义者知道「要拿回自己的身体」。但另一部分的自我,又暗暗认同那个严苛超我的看法:胖,内向,虚弱,背不够挺,腿不够直……

  当人们没法处理「理想投射和现实落差」带来的羞耻感,内化的批评者就会跑出来:为什么你那么弱?为什么只有你坚持不下去呢?

  人们无法坚持运动(或通过运动减肥)有很多种原因。不仅仅是身体的,也是心理的。比如:

  杨百翰大学(Brigham Young University)的一项研究发现,曾在运动中遭遇霸凌的人(或在体育课上被嘲笑的孩子),倾向于减少运动。

  这些霸凌可能包括:对特定运动能力的批评、在团队选拔中最后一个被选中/被剩下,被其他学生欺负「hey 看他投球的时候像个娘们」等等。

  曾有一项加拿大的调研发现,有 47% 的人对健身房感到恐惧。主要原因为「害怕被评价」。比如:

  他们对「体重/身体变化」的自我意识非常强烈,以至于想要用回避运动的方式来脱离焦虑。

  运动的确是一件好事,也是个人自由。但在今天,依然有很多健身房流行「收钱 PUA 消费者」。比如我有个朋友生完孩子准备恢复锻炼,教练一见面就很惊讶:「你怎么胖成这样了?」

  比如 NHS 自行车计划,公共部门对此的宣传措辞是:超重的人之所以超重,是因为他们不够关心自己的健康……肥胖给国民保健制度带来了压力,减肥可以让渡一些医疗资源给其他患者。换句话说,脂肪会夺走你的生命,减肥是一种你「本可以控制」的意志力问题。

  心理学家 Joseph Burgo 认为,羞耻感带来的痛苦是与众不同的,这种痛苦总是令人将注意力放在「自己是谁、自己的外貌、自己本身以及他人身上」。

  所以,羞耻和尴尬、内疚等一系列情绪,都被称作「自我意识的情绪(self-conscious emotions)」。其特征在于:痛苦的自我觉知。

  人们超重有很多原因。但羞辱(降低他们的自尊)是鼓励减肥的无效手段。事实上,它极有可能产生相反的效果。

  Burgo 在 30 余年的临床实践中发现,许多深陷羞耻感问题的来访者都会发展出深深的防御。

  「她仿佛时刻站在高处,鄙夷地审视着另一个有缺陷的自我……这种自我厌恶也是针对羞耻感的防御:将高高在上的观察者从自我中分离出来,排斥满心羞耻感的另一部分自我,并拉开两者之间的距离」。

  请留心观察你在自我评价中的、任何严厉的态度。自我苛责的态度有时就像空气,无处不在,甚至都不太容易被自己注意到了。

  如果你总是对自己的身体感到羞耻,可以在冰箱门或镜子上贴一张纸条,提醒你自己:要对自己温柔哦。

  其实,在完美的「body image」和「彻底放弃」之间,存在很多很多种真实的可能。如果你感到累,坚持不下去,就尝试与有相同经历的人沟通,可以让这些感受「变得正常一些」。

  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现在剖析刘畊宏为什么火,多少有点马后炮的意思。

  对我来说,虽然那个理想的超我仍然要时不时跳出来指指点点,但看到一个「平平无奇」的环球小姐,和我们所有其他不完美的人呆在一起时,羞耻感的「喜剧效果」部分抵消了「痛苦的自我觉知」。

  因为,当痛苦被感觉到,被目睹,被直言不讳的表达,人们就不太可能认为自己有问题。

  让我们变得更好的,并不是「时时刻刻的自律」,而是承认我真的有点痛苦,有点累啊。

  越来越觉得,这个时代再也不需要什么「完美人士」或者「懂王」了,而是普通人的「我不能」。

  [美]约瑟夫·布尔戈(Joseph Burgo),《超越羞耻感》,机械工业出版社,2021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