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g8:女婿炒期货亏半个亿“A股好岳父”来填坑……浙江证监局出手!不知大家对“女婿亏掉公司半个亿,岳父 3 天还清”的热搜词条还有印象吗?此事终于以一则《行政处罚决定书》了结。

  7月15日,金字火腿公告表示,公司及相关当事人收到中国证监会浙江监管局《行政处罚决定书》。

  据公告,金字火腿被罚50万元,公司时任董事长施延军、时任董事会秘书王启辉、时任财务总监吴月肖分别被罚20万元。

  经查明,此事的原委需追溯至2021年,金字火腿存在两大违法事实:一是未及时披露期货交易重大损失;二是未及时披露收到大额赔偿款。

  据悉,2021年1月,经董事会审议通过,金字火腿决定开展生猪期货套期保值业务。2021年8月,该公司陆续买入生猪期货合约。2021年9月,在未取得授权的情况下,公司期货交易员杨某将期货合约卖出平仓。截至2021年9月30日,公司期货账户累计亏损5510.53万元,占2020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的92.92%。公司迟至2022年1月27日在《关于商品期货套期保值业务的进展公告》中对此予以披露。

  证监会认为,金字火腿未及时披露期货交易重大损失,违反了《证券法》第七十八条第一款、第八十条第一款及第二款第五项的规定,构成《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七条第一款所述“信息披露义务人未按照本法规定报送有关报告或者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的行为。

  另外,损失发生后,金字火腿期货交易员杨某按照考核规定向公司全额赔偿。2021年9月29日及9月30日,公司共收到赔偿款5510.53万元。但公司同样也是迟至2022年1月27日在《关于商品期货套期保值业务的进展公告》中予以披露。

  对此,证监会认为,金字火腿收到大额赔偿款后,未按照《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第二款第十二项的规定及时履行临时披露义务,违反了《证券法》第八十条第一款、第二款第十二项的规定,构成《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七条第一款所述“信息披露义务人未按照本法规定报送有关报告或者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的行为。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浙江证监局决定:一是对金字火腿股份有限公司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0万元罚款;二是对相关责任人施延军、王启辉、吴月肖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20万元罚款。

  值得一提的是,该事件之所以成为市场热点,核心在于该期货交易员支付的5510.53万元补偿款的资金来源,是其个人及岳父施雄飚自有及自筹资金。

  据悉,该岳父施雄飚系持有金字火腿 3.45% 股份的自然人股东。因筹措资金时间紧张,施雄飚向朋友王启辉(公司副总裁、原董事会秘书)临时拆借资金 4105.00 万元;后占用其兄弟施延军(公司总裁、原董事长)原委托其支付给其侄子的抚养费 595.00 万元,之后将通过转让其他公司股票所得来偿还。2022 年 2 月 11 日,施雄飚占用施延军资金的情形已经消除,对王启辉欠款尚未偿还。为了筹钱,这位岳父又卖股票又找朋友借钱,被网友调侃称为 “A股好岳父 ”,甚至一度登上微博热搜引发热议。

  金华金字火腿有限公司是专业生产特色肉制品的现代化食品加工企业,主要生产金字金华火腿、巴玛发酵火腿、金字香肠、金字酱肉等肉制品。2010年12月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的金字火腿,是A股火腿制品的首家上市公司,被称为“火腿第一股”。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金字火腿今年以来股价接连下跌。2022年第一个交易日至今,金字火腿股价已累计下跌24.62%。

  截至7月15日收盘,金字火腿下跌2.84%,收盘报价4.11元/股,最新市值40.21亿元。

  今年5月,金字火腿披露公告,表示终止2021年度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事项。

  据悉,2021年度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的发行对象为任贵龙,拟非公开发行的股票数量不超过2.92亿股(含本数),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2.41亿元(含本数)。

  此前,金字火腿曾于2021年10月召开了第五届董事会第十八次会议、第五届监事会第十二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公司非公开发行 A股股票的预案及相关议案。2022年1月,公司召开2022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公司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的预案及相关议案。

  关于此次定增告吹的原因,金字火腿表示,自公司披露2021年度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方案以来,公司董事会、管理层与相关中介机构一直在积极推进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的各项工作。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规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导致公司目前不符合非公开发行股票的发行条件;同时综合考虑募投项目实施情况、公司实际情况等因素,经审慎分析并与中介机构等反复讨论,公司决定终止本次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事项。

  另外,金字火腿也表示,后续公司将根据立案调查结果及公司实际情况,综合判断是否重新筹划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