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本性暴露自由只是贪念的幌子?当地时间 6 月 17 日,有消息称 SpaceX 开除了 5 名员工,只因为这些员工在公司传播一封批评首席执行官埃隆 · 马斯克的信,

  src=据 The Verge 周五报道,这封公开信首先在东部时间中午在内部登陆页面上发布,然后由少数员工分享到 Microsoft Teams 的大约 10 个聊天室以及一个电子邮件列表。在不到一天半的时间里,已经有超过 400 人联名。

  Me too 是美国反性骚扰运动,马斯克的 SpaceX 最近也深陷性骚扰泥淖。

  根据此次披露的员工信内容,作者认为 Space X 可以远离马斯克在 Twitter 上的存在,并更好地追究高管和性骚扰者的责任。 这句话的指向也很明确,即马斯克 2016 年让空姐按摩时的失当行为。

  上述事件发酵到 2018 年,该空姐明确拒绝了马斯克的所有提议,尤其是拒绝鼓励她获得按摩师执照,并会因此获得更多的飞行时间。据公开资料,该名空姐拒绝马斯克的提议后,飞行时间越来越少,于是聘请了一名加州就业律师,并向公司人力资源部门投诉,详细说明了这一事件。

  在与马斯克亲自出席的调解员会面后,服务员的投诉很快得到解决。此事从未进入法院或仲裁程序。2018 年 11 月,马斯克、SpaceX 和空姐签订了一份遣散费协议,向空姐支付 25 万美元,以换取不就索赔提起诉讼的承诺。

  除此之外,在去年 12 月,五名 SpaceX 前员工站出来吐槽他们认为处理不当的具体骚扰问题。一名前实习生于 2020 年对 SpaceX 提起诉讼,声称该公司在她报告骚扰事件后对她进行了报复。这封员工信本身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称 最近的事件不是孤立的事件;它们象征着更广泛的企业文化。

  此次风暴核心的员工信,或许就是 Space X 员工无法忍受的具体表现。而 Space X 对这些员工直接开除的处理方式,也触及了当地的红线。康斯坦丁律师玛丽英曼说: 这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被视为对直言不讳的报复, 这对工人意味着什么?它基本上说,我们不想听到你的消息。

  或许是承受了舆论压力,马斯克在上周四出席推特的全体员工大会时,提到应该允许人们说些 很离谱的话 ,但不必推送。

  而对性骚扰丑闻的回应则是:这一切都是对马斯克的人身攻击,这是他们标准的(卑鄙的)剧本,没有什么能阻止我为美好的未来而战!

  马斯克进一步自辩称:如果我有性骚扰倾向,这不太可能是我整个 30 年职业生涯中第一次被曝光。报道发出后,很多网友联想到了就在 5 个小时前,马斯克自己在推特上的发言:他表示下次选举将转投共和党,并声称 现在请见证他们针对我的肮脏伎俩 。

  如果顺着马斯克推文的思路,目前针对马斯克的种种行径都是抹黑,是为了对马斯克落井下石,但实际上真是这样吗?

  当地时间上周一,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向 SpaceX 的 Starship 火箭计划提交了一份很长的待办事项清单,然后才能在德克萨斯州博卡奇卡获得发射许可证。

  而且美国联邦航空局在上周还发布了一份清单,列出了该公司在推进 Starship 飞行测试之前必须完成的 75 多项环境缓解行动。要求中包括对噪音水平的限制,以及 SpaceX 多久可以关闭设施附近的公共高速公路。

  在美国联邦航空局做出决定后,马斯克表示,该公司将在 7 月之前 准备好发射 星际飞船原型火箭。该公司的目标是首次使用该飞行器进入轨道。但它首先需要美国联邦航空局的发射许可证。

  作为美国人自己推起来的科技企业,这似乎是 Space X 近年来第一次遭受如此待遇。

  除 Space X 存在的问题外,今年 5 月份,马斯克在特斯拉被移除标普 500 ESG 指数后,短时间内组建一个核心诉讼部门,以直接发起和执行诉讼。

  据悉,该团队将直接向其本人汇报。马斯克承诺, 针对我们的公正案件,我们永远不会寻求胜利,即使可能会赢;在不公正诉讼中,我们永远不会投降或和解,即使可能会输。这已经充分表明了马斯克对待负面消息的态度,即优先使用强力手段。但是马斯克的表态并没有阻止特斯拉股价下跌。

  自 11 月见顶以来,特斯拉股价已下跌近一半,一周跌幅逾 6%,很多人不解,特斯拉去年爆发大量因自动驾驶系统失灵导致的车祸事件,当时的特斯股价不受任何负面消息影响,一路高歌猛进,似乎只有休市才能阻止股价上涨,为何今年一反常态,除了二级市场没有永远上涨的股票之外,是否还有其他原因?

  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周三表示,自去年 6 月以来,特斯拉汽车占报告的涉及先进驾驶员辅助系统的事故的近 70%。美国安全机构提供的数据显示,报告中引用的 392 起事故中有 273 起涉及电动汽车,其中包括来自 11 家汽车制造商的数据。

  src=叠加马斯克对经济形势的悲观预测,马斯克今年 6 月称公司需要 裁减大约 10% 的员工 ,且将暂停全球招聘,并迅速开除新加坡地区经理。

  而且在莫名的压力下,马斯克推翻之前 员工可以选择永久远程工作 的承诺,要求特斯拉和 SpaceX 的员工每周至少在办公室工作 40 小时,但对 Twitter 员工没有那么严格,因为开发软件可以更容易地从远处处理,理由是汽车制造需要实体存在。

  提及 Twitter,马斯克收购时信誓旦旦地向世界声称,收购不是为了钱,而是为维护。

  但在员工信事件暴发后,马斯克又表示允许用户在 Twitter 上发表 离谱 言论,但不应放大它们,即Twitter 应甄别他认为的离谱言论,并限制其推送。换句话说,用户发出 他认为的离谱言论 后,让发文者自己能看见就行,其他用户不需要看到这种推文,变相达到删帖的目的。

  这样做既保全了他所谓的自由的面子,又实现了他控制的 SpaceX 和特斯拉,在 Twitter 上没有负面消息的目的。时隔多日,迟钝的我终于发现马斯克收购 Twitter 才不是为了高兴,而是为了控制舆论。

  关于其承诺 Twitter 的员工可以远程办公,除了软件维护、运营类的工作地点更灵活外,很大程度上是为保持 Twitter 员工的灵活性,毕竟对比制造业高度依赖员工个人经验而言,从事软件维护的员工可以实现 来之能用 。

  而马斯克暂停全球招聘,但是唯独没有停止中国地区的招聘,那是在中国大幅缓解了马斯克的焦虑。根据特斯拉陶琳的叙述,2021 年,上海工厂向全球用户交付超过 48 万辆纯电动汽车,贡献特斯拉全球交付量的半壁江山,并将高水平中国制造输送到全世界。

  最直观的表现就是,马斯克将美国本土的 Model Y 价格从 62,990 美元提高到 65,990 美元,将性能款提高了 2,000 美元至 69,990 美元,Model S 双电机全轮驱动的价格上涨了约 5,000 美元至 104,990 美元。Model X 双电机全轮驱动长续航里程上涨了 6,000 美元。

  不得不说世界首富打了一手好算盘,一边裁员省了人工成本,一边给产品涨价提升了毛利率,即便他对未来经济的悲观预测成真,在碳中和背景下,电动车替代燃油车已经成了必然,特斯拉的电动车又不愁没有买家,特斯拉的财报应该更好看了。

  在此背景下,马斯克频繁夸赞中国,认为中国在可再生能源发电和电动汽车方面领先世界,只是中国同行对此保持了充分的理性。

  小鹏汽车 CEO 何小鹏针对此言论转发微博表示:可再生能源发电不懂,中国在电动汽车领域只是站在世界前列而已,要做到领先全世界,除了在技术和产品上要领先,更重要的是在全球市场上领先和商业上多赢,这些起码还需要 10 年的努力了。十几年前,我们在移动互联网上也曾有类似感知,但一旦真正科技战争开始,中国在移动互联网上的全球领先性点就不足够多了。

  何小鹏的理性,被马斯克后来的产业布局印证了,因为马斯克已经将目光从电动汽车转移到了机器人方面,并将在今年 9 月就推出人形机器人 擎天柱 原型机。马斯克认为人形机器人发展潜力会远大于汽车,他希望在未来十年,达成人形机器人入户的目的,甚至实现人形机器人市场对汽车市场的替代。

  在电动汽车方面,国内传统车厂正忙着企业转型,实现从燃油车向电动车的转变,造车新势力们正忙着跑马圈地,互相竞争,为了盈利绞尽脑汁。

  而在人形机器人时代,虽然马斯克即将推出原型机器人,但国内人形机器人产业链其实早已存在大量优质企业,如果他们能组成一个产业联盟,就像 5G 行业那样拧成一股绳发展,中国人形机器人行业未尝不会后来者居上,完成对马斯克的围堵。

  表面看由电动车而名声大噪的马斯克,正在持续左右互搏,诸如可以远程办公又要求员工在办公室工作最少 40 个小时;比如暂停全球招聘却加大在中国的招聘力度;比如一边鼓吹电动车行业朝气蓬勃一边推出人形机器人。

  实质上这都是商人逐利的本性导致的,在切实的利润面前,马斯克的面子根本就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