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g8:数字藏品给了传统文化一张“青春面孔”“原来,‘中国人民’这个词儿在汉朝就有了啊!”6月14日,中国青年报社“豹豹青春宇宙”数字藏品平台发布的首款文博类数字藏品《琴棋书画——铜镜里的生活雅趣》上线售罄,一群“眼尖”的数字藏品爱好者在一面汉代的“多贺中国人民富”五乳神兽镜上发现了“中国人民”一词。

  “中国人民”一词最早出现于司马迁的《史记·货殖列传》,“多贺中国人民富”铜镜则是“中国人民”一词在古代文物上的首次现身,意义非凡。该铜镜1972年于湖北省更生仓库拣选所得。据武汉博物馆馆长王瑞华介绍,这面“多贺中国人民富”五乳神兽镜外区一周有工整的隶书铭文:“青盖作竟(镜)四夷服,多贺中国人民富,云雨时节五谷熟”。这段铭文,表达了汉代人民祈求国泰民安、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的心愿。

  “铜镜作为古代人民的照面工具,与人们的日常生活有着密切关系。在古代,这些镜背上纹饰和铭文的产生与流行,与当时的政治、经济、思想文化及时代风尚有一定的关系。由于镜背面积小,纹饰所选用的题材更具有典型性和代表性,为我们认识古代社会提供了可靠的实物资料。”王瑞华认为,通过数字藏品这一全新形式,借助数字化传播手段,可以进一步拉近年轻人和博物馆及藏品之间的距离,增强人们对实体藏品的认知,助力实现让文物“活起来”。

  为了使富有特色的铜镜藏品“活起来”,武汉博物馆信息部主任丁燕介绍,武汉博物馆还精心打造了“铜镜的故事——武汉博物馆藏铜镜展”。作为一个特色交流展,这个展览近年来在嘉兴、马鞍山、福州、廊坊等十余个城市博物馆展出,铜镜类知识专家讲座同时开展,彰显出馆藏铜镜所蕴含的地域特色文化。

  在《琴棋书画——铜镜里的生活雅趣》系列数字藏品中,还有三面知名博物馆馆藏精品铜镜,分别是青岛市博物馆提供的唐真子飞霜铜镜、潍坊市博物馆提供的仿汉四神博局铜镜、平顶山博物馆提供的唐宝相花铜镜。通过这几款数字藏品,带领青年网友穿越古今看“镜”中春秋,用现代科技展现千年铜镜的古典雅趣。

  在“豹豹青春宇宙”数字藏品平台上,不少青年表达着对文博类数字藏品的喜爱,留言包括:“以数字藏品为媒介,将文物的古韵华美呈现给大众,这是一幅‘活’起来的历史画卷,让人仿佛可以随之穿越时空,亲临往昔,沉浸在不同次元的文化元素碰撞出的古典美学意境之中。”“我从小就喜欢历史,《如果国宝会说话》等纪录片都看过好多遍了还是爱看,现在看到博物馆里的文物通过数字藏品的形式,有了‘青春面孔’,传统融合了时尚,很酷!”在藏品互动区,一些青年网友也认为,“几千年前,谱写于这片土地上的辉煌篇章,应被更多的人知晓。”当文物跨越时空,以数字藏品的形式进入元宇宙,沉睡的历史正带着全新的生命力走入现代生活,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来到青年身边,文物“活”了起来,“火”了起来。

  从年轻人的角度看,数字藏品的出现,让用户特别是年轻一代能以消费得起的价格拥有、欣赏优秀的艺术作品,契合年轻人在数字空间的消费习惯、社交需求与价值审美。在北京一家互联网企业工作的谢女士第一时间购买了《琴棋书画——铜镜里的生活雅趣》系列数字藏品,在她看来,收集数字藏品就像小时候收集《水浒传》卡片、56个民族主题邮票一样,朋友间因为兴趣相同而经常相互展示、转赠,不过以前收集的是实物,现在变成了数字产品。

  “万物皆可数字藏品”的背后,是年轻人不断觉醒的文化自信和审美自觉。正是这种骨子里的热爱,让收藏在博物馆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活起来”,走进了更多人的文化生活和精神世界。虽然从整体上说,数字藏品仍属于“小众”新鲜事物,但在玩家圈里,“秒空”已经是常态。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报社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原来,‘中国人民’这个词儿在汉朝就有了啊!”6月14日,中国青年报社“豹豹青春宇宙”数字藏品平台发布的首款文博类数字藏品《琴棋书画——铜镜里的生活雅趣》上线售罄,一群“眼尖”的数字藏品爱好者在一面汉代的“多贺中国人民富”五乳神兽镜上发现了“中国人民”一词。

  “中国人民”一词最早出现于司马迁的《史记·货殖列传》,“多贺中国人民富”铜镜则是“中国人民”一词在古代文物上的首次现身,意义非凡。该铜镜1972年于湖北省更生仓库拣选所得。据武汉博物馆馆长王瑞华介绍,这面“多贺中国人民富”五乳神兽镜外区一周有工整的隶书铭文:“青盖作竟(镜)四夷服,多贺中国人民富,云雨时节五谷熟”。这段铭文,表达了汉代人民祈求国泰民安、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的心愿。

  “铜镜作为古代人民的照面工具,与人们的日常生活有着密切关系。在古代,这些镜背上纹饰和铭文的产生与流行,与当时的政治、经济、思想文化及时代风尚有一定的关系。由于镜背面积小,纹饰所选用的题材更具有典型性和代表性,为我们认识古代社会提供了可靠的实物资料。”王瑞华认为,通过数字藏品这一全新形式,借助数字化传播手段,可以进一步拉近年轻人和博物馆及藏品之间的距离,增强人们对实体藏品的认知,助力实现让文物“活起来”。

  为了使富有特色的铜镜藏品“活起来”,武汉博物馆信息部主任丁燕介绍,武汉博物馆还精心打造了“铜镜的故事——武汉博物馆藏铜镜展”。作为一个特色交流展,这个展览近年来在嘉兴、马鞍山、福州、廊坊等十余个城市博物馆展出,铜镜类知识专家讲座同时开展,彰显出馆藏铜镜所蕴含的地域特色文化。

  在《琴棋书画——铜镜里的生活雅趣》系列数字藏品中,还有三面知名博物馆馆藏精品铜镜,分别是青岛市博物馆提供的唐真子飞霜铜镜、潍坊市博物馆提供的仿汉四神博局铜镜、平顶山博物馆提供的唐宝相花铜镜。通过这几款数字藏品,带领青年网友穿越古今看“镜”中春秋,用现代科技展现千年铜镜的古典雅趣。

  在“豹豹青春宇宙”数字藏品平台上,不少青年表达着对文博类数字藏品的喜爱,留言包括:“以数字藏品为媒介,将文物的古韵华美呈现给大众,这是一幅‘活’起来的历史画卷,让人仿佛可以随之穿越时空,亲临往昔,沉浸在不同次元的文化元素碰撞出的古典美学意境之中。”“我从小就喜欢历史,《如果国宝会说话》等纪录片都看过好多遍了还是爱看,现在看到博物馆里的文物通过数字藏品的形式,有了‘青春面孔’,传统融合了时尚,很酷!”在藏品互动区,一些青年网友也认为,“几千年前,谱写于这片土地上的辉煌篇章,应被更多的人知晓。”当文物跨越时空,以数字藏品的形式进入元宇宙,沉睡的历史正带着全新的生命力走入现代生活,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来到青年身边,文物“活”了起来,“火”了起来。

  从年轻人的角度看,数字藏品的出现,让用户特别是年轻一代能以消费得起的价格拥有、欣赏优秀的艺术作品,契合年轻人在数字空间的消费习惯、社交需求与价值审美。在北京一家互联网企业工作的谢女士第一时间购买了《琴棋书画——铜镜里的生活雅趣》系列数字藏品,在她看来,收集数字藏品就像小时候收集《水浒传》卡片、56个民族主题邮票一样,朋友间因为兴趣相同而经常相互展示、转赠,不过以前收集的是实物,现在变成了数字产品。

  “万物皆可数字藏品”的背后,是年轻人不断觉醒的文化自信和审美自觉。正是这种骨子里的热爱,让收藏在博物馆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活起来”,走进了更多人的文化生活和精神世界。虽然从整体上说,数字藏品仍属于“小众”新鲜事物,但在玩家圈里,“秒空”已经是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