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区安贞街道流动采样点随时补位朝阳区北三环附近的安贞街道共设21个固定采样点和3个流动采样点,还有一支机动队伍随时听候调遣,哪儿的队伍长,就奔哪儿去。

  上午9时,记者来到浙江大厦南侧采样点,市民排队有序,10分钟之内就能完成采样。

  “这儿不是常态化检测点位。昨天发布会后,我们紧急赶到现场,布置了帐篷等物资。”街道干部李建平介绍,周边是浙江大厦、深房大厦、福建大厦等多家商务楼宇,来采样的多是白领员工和物业工作人员,仅今天头一个小时,就有390人完成了采样。

  记者看到,正在排队的约有40人,等候时间在15分钟左右。除了医护和负责扫码的工作人员之外,还有3位志愿者、保安分散值守,如果发现高龄老人,就单独引导优先采样。张硕丰介绍,为了方便孩子们上网课,居民们昨晚自发微信群里发出倡议:尽量将7:30-8:30、11:30-12:30这两个时间段,留给孩子们。

  安贞街道负责人介绍,辖区设了3个流动采样点,如果某个点位排队过长,随时报告街道,即可派出机动采样队,分流居民。

  朝阳区北三环附近的安贞街道共设21个固定采样点和3个流动采样点,还有一支机动队伍随时听候调遣,哪儿的队伍长,就奔哪儿去。

  上午9时,记者来到浙江大厦南侧采样点,市民排队有序,10分钟之内就能完成采样。

  “这儿不是常态化检测点位。昨天发布会后,我们紧急赶到现场,布置了帐篷等物资。”街道干部李建平介绍,周边是浙江大厦、深房大厦、福建大厦等多家商务楼宇,来采样的多是白领员工和物业工作人员,仅今天头一个小时,就有390人完成了采样。

  记者看到,正在排队的约有40人,等候时间在15分钟左右。除了医护和负责扫码的工作人员之外,还有3位志愿者、保安分散值守,如果发现高龄老人,就单独引导优先采样。张硕丰介绍,为了方便孩子们上网课,居民们昨晚自发微信群里发出倡议:尽量将7:30-8:30、11:30-12:30这两个时间段,留给孩子们。

  安贞街道负责人介绍,辖区设了3个流动采样点,如果某个点位排队过长,随时报告街道,即可派出机动采样队,分流居民。